长沙银行贵阳银行105亿定增过会核心一级资本将得到有效补充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徐佳

长达十个月,两次修订方案,贵阳银行(601997.SH)定增申请终于获得审核通过。

苏博特10月16日盘后公告称,公司股票自9月18日至10月16日连续15个交易日内有15个交易日收盘价格高于公司“博特转债”当期转股价格(18.88元/股)的130%,根据公司募集说明书的约定,已触发可转债的赎回条款。

年内资本充足水平有所降低

今年3月份,此次定增方案获得银保监会贵州监管局核准。次月,贵阳银行收到证监会反馈意见。但因回复工作量较大,申请延期三个月回复后又撤销了发行申请。而在7月份贵阳银行二次修订定增方案,将原先已确定的8名发行对象调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且并未确定发行对象。从首次披露定增方案到成功过会,贵阳银行前后耗时近十个月时间。

同时,万里股份还表示,受新冠疫情冲击等因素影响,公司上半年亏损5515.02万元。根据三季报业绩预告,预计公司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15.02万元至-6415.02万元。

除上市公司提示风险外,相关业内人士也表示可转债炒作风险大,投资者还是需要警惕短期市场剧烈波动、强制赎回等风险。

苏博特表示,决定行使公司可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对“赎回登记日”登记在册的博特转债全部赎回。赎回登记日收市后,未实施转股的“博特转债”将全部冻结,停止交易和转股,被强制赎回。本次赎回完成后,“博特转债”将在上交所摘牌。公司提示,本次可转债赎回价格可能与“博特转债”的市场价格存在差异,强制赎回导致投资损失。

根据银保监会日前披露的监管数据,2020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7%,资本充足率为14.41%。

深交所亦提醒投资者,高度重视可转债交易风险,对于涨幅较大的可转债,不应再将其视为安全性较高的债券类品种。

根据两家银行披露的定增预案,贵阳银行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长沙银行则拟发行不超过6亿股A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两家银行合计发行规模将不超过105亿元。

以此来看,两家城商行资本充足率三指标与行业平均水平相比仍有一定差距。此次定增完成后,两家城商行资本充足水平也将得到提升,对于其风险低于能力的提高也大有助益。

《通知》明确,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领取失业保险金期满仍未就业的失业人员,以及2020年3月至12月期间新增的不符合领取失业保险金条件的参保失业人员,可以申领6个月的失业补助金,标准为青海省失业保险金的80%。

声明: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10月21日晚,万里马公告称,万里转债自10月1日至本公告披露日累计涨幅为171.11%,转股溢价率达86.78%,均处于较高水平。依据相关规则,可转债交易不设置涨跌幅限制,可能存在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

定增方案均获得审核通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证券时报、21经济报道、公开消息)

事实上,在今年上半年市场疯狂炒作之时,交易所已经多次提示风险。深交所指出采取五大措施防控交易风险,包括加强盘中实时监控,将热点炒作可转债纳入重点监控证券名单;对涨跌异常可转债交易开展专项核查;持续做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加大监管透明度;督促会员向投资者充分揭示可转债交易风险等。

《通知》强调,各级人社部门和财政部门要充分认识扩大失业保险保障范围的重要意义,切实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围绕应发尽发、应保尽保的目标任务,精密实施好扩围政策,优化经办流程,减少证明材料,取消附加条件,做到特事特办、急事快办,让扩围政策早落地,失业人员早受益。(完)

其中,长沙银行定增对象之一已确定为长沙市财政局。目前长沙市财政局持有长沙银行19.48%股份,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拟认购不低于1.2亿股,占此次定增发行数量的20%。

另一可转债蓝盾转债暴涨后,蓝盾股份公告称,近期,“蓝盾转债”价格严重脱离与公司股价之间的关联,已偏离合理价值区间,且与市场宏观环境、行业情况及经营情况无关,主要受市场资金影响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三季度末,长沙银行、贵阳银行(合并口径,下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37%、13.32%,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04%、10.66%,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5%、9.36%,年内均有不同程度降低。而此次两家银行合计105亿元规模的定增过会,将有助于其提升资本充足水平,风险抵御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

长沙银行此前也表示,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后,将有效提升该行风险加权资产生成能力,打开该行信贷投放空间,增强该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业绩方面,蓝盾股份今年上半年业绩仍然不容乐观。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半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881.51万元,同比下降48.9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52.81万元,同比下降146.50%。

11月16日晚间,贵阳银行及长沙银行两家上市城商行相继披露公告,当日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对两家银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两家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获得审核通过。

同期,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17.05亿元,同比增长8.18%;净利润42.65亿元,同比增长-0.96%。报告期末,贵阳银行资产总额5762.4亿元,较年初增长2.83%,其中贷款总额2171.36亿元,较年初增长6.17%。

同日过会的还有长沙银行60亿元规模的非公开发行申请。相较于贵阳银行而言,长沙银行此次定增已确定发行对象之一为其第一大股东长沙市财政局,且从首次披露方案到成功过会,长沙银行的定增之路要顺利得多。

据了解,贵阳银行此次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不超5亿股,募资总额不超45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贵阳银行表示,该行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持续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投放力度,贷款增速超过资产增速。

此外,蓝盾股份还表示,公司存在大量债务逾期未偿还、控股股东部分质押股份存在违约风险及涉及诉讼等风险。

“基本面向上的概率仍偏大,企业经营状况也在持续好转,四季度风险资产有参与的价值,只是随着债市收益率的上行,前期流动性推动的估值扩张行情已难以继续,后续需转向业绩可落地的方向。偏高价格状态下择券难度加大,正确认识市场波动,可关注一些逆向交易机会。”博时可转债ETF基金经理邓欣雨表示。

近期,不少可转债价格与正股之间出现了较大偏离,存在较大的估值风险。对此,不少公司纷纷发布风险提示。

10月15日,璞泰来发布关于“璞泰转债”提前赎回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本次可转债赎回价格可能与“璞泰转债”的市场价格存在差异,强制赎回导致投资损失。

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以及大环境影响,包括贵阳银行、长沙银行在内的商业银行年内资本消耗提速,非公开发行等方式也成为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渠道。

长沙银行方面,从今年6月份长沙银行首次披露定增方案,8月份获得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批复,9月份收到证监会反馈意见,到如今顺利过会,长沙银行累计耗时不足半年,相对较为顺利。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长沙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37%、10.04%、8.65%,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88、0.72、0.51个百分点。贵阳银行则分别为13.32%、10.66%、9.36%,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29、0.11、0.03个百分点。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长沙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31.1亿元,同比增长5.72%;净利润42.48亿元,同比增长2.42%。截至报告期末,长沙银行资产总额6842.49亿元,较年初增长13.66%,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3092.67亿元,较年初增长18.8%。

同时,2020年5月至12月,对2019年1月1日之后参保不满1年的失业农民工,按照《关于提高2020年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通知》规定的参保地城市低保标准,按月发放3个月的临时生活补助。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贵阳银行此次定增过程则较为曲折。据了解,今年年初贵阳银行首次披露定增方案,将向厦门国贸、贵阳市国资公司、贵阳投资控股、贵阳工商产投、贵州乌江能源、贵阳城发集团、百年资管和太平洋资管等8名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5亿股,募资总额不超45亿元。

“远离炒作,对于高价格高溢价率品种、高换手率品种还需谨慎。”华南一家公募转债基金经理受访时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