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权益基金平均收益率超35%4只收益率超100%

(原标题:2682只主动权益基金前三季度平均收益率35.63% 4只收益率超100% 收益为负者仅有36只)

“在震荡行情下,公募基金的主动管理能力往往才表现得格外突出。”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

“贵州现象”的枢纽,是一代旗手李端棻。

从年内绩优基金的持股分布来看,新经济成长性行业相关的基金表现最为突出,收益率大幅跑赢大盘,其中科技主题基金与医疗主题基金的排位争夺赛激战正酣。

李端棻的教育思想影响了清末重臣林绍年。林绍年,字赞虞,二十世纪初曾任云贵总督、贵州巡抚。林绍年深受李端棻“一经五纬”的教育改革思想影响,并大力推行。任贵州巡抚以后,更与李端棻交往切磋,共商兴黔大计。林绍年在《高等学堂设立预备科并派员出洋考察折》的奏稿中说:“本年夏间,黔绅前礼部尚书李端棻、云南布政使刘春霖等呈请变通高等学堂,整顿中学堂。臣因与往返商榷……”。在地瘠民贫、经济文化落后的云南、贵州,林绍年大办新式学堂、大批输送留学生,直接发起、推动了云南、贵州历史上第一批留学潮,云南籍留学生多达130余名,贵州籍留学生多达151人,在全国名列前茅,开创了留学的黄金时代。这批留学者日后成为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的重要力量。

69岁高龄的李端棻登上了贵州经世学堂的主讲台,以奖励后进、开通风气为己任,感染、启发了姚华、唐尔镛、王仲旭、任可澄、何麟书、桂伯铸等一大批后来崭露头角的贵州才俊。课堂上回荡的,是孟德斯鸠的三权鼎立,是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赫胥黎的天演论,摒弃八股取士、矢志富国强兵,李端棻打开了贵州学子思想的闸门。

纲举而目张。《请推广学校折》开宗明义,提出了“时事多艰,需才孔亟,请推广学校,以励人才而资御侮”的改革建议,明确教育的方向是救国图强,方式是学习西方,方法是自上而下整体改革,方略是 “一经五纬”。“一经”即在北京设立官书局和大学堂,并从中央到地方创设新式学堂,引进新思想、新知识;“五纬”是指开设图书馆(藏书楼)普及知识,创设实验室(仪器院)研究科学,设立译书局引进西学,建立报馆传播时事,选派游历鼓励留学。

75岁的李端棻临终前给学生梁启超写信,留下了给国家的最后赠言:“吾虽年逾七十,志气尚如少年,天未死我者,尤将从诸君子之后,有所尽于国家矣。”

发起创立贵阳公立师范学堂,开官办师范学堂先河;创办贵州通省公立学堂,成为因材施教的教育重镇;鼓动华之鸿、任可澄、唐尔镛、于德楷和何麟书等贵州有识之士兴办教育,数年间几百所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李端棻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把《请推广学校折》的建议在贵州变为现实,推动了近代教育体制落地生根。

台湾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制造所谓“台湾独立”、“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分裂行径。台湾问题是不能触碰的红线,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容妥协。任何污蔑中国形象,挑拨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为台湾当局拓展所谓“国际空间”的图谋注定会失败。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我们绝不给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

展望四季度投资策略,农银汇理基金赵诣认为,短期来看,将重点关注景气度持续提升或者边际改善的行业。整体会更加关注有“增量”的方向,一是技术进步带来需求提升的方向,包括新能源和5G应用,二是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定调下的国产替代、补短板的方向,尤其是以航空发动机、半导体为主的高端制造业。

“教育救国”思潮的一代旗手李端棻

李端棻对洋务派的教育实践进行了廓清和纠偏。他尖锐地指出,同文馆、实学馆、武备学堂都已开办20多年,但这些洋务运动的产物只学西语西文,但对治国之道、富强之源等核心学问,多未涉及。必须对科举学制做大的改革,核心不是语言文字,而是富国强兵之道。

主动权益基金整体演绎出可观的超额收益,其中也有部分产品脱颖而出,斩获了较行业平均水平更高的收益率,甚至有绩优基金在一年内实现了收益翻倍,成为市场上少有的“翻倍基”。

李端棻举荐并影响了近代教育救国先驱严修。严修,字范孙,曾任贵州学政,与张伯芩创办了南开大学,被尊称为“南开校父”。作为李端棻保荐的十六位维新才俊之一,满怀教育救国理想的严修在光绪二十年出任贵州学政,大刀阔斧改革学古书院,创办经世学堂,开设英文、算学、理化等西学,领中国书院改革风气之先。光绪二十四年,严修奏请开设经济特科,吹响了改革八股取士、废除科举制度的号角。1919年,与张伯芩创办著名的南开大学,抗战时期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展现了非凡的改革远见和勇气。

戊戌变法失败后,李端棻被贬戍新疆,晚年回归故里。这场人生的重大挫折,却成为一个契机,让这位改革的设计师转型为改革的实践者、传播者和不断进化的思想者,并带动了贵州知识分子的现代启蒙。

这些绩优基金在今年前三季度取得高收益率的秘诀,不仅有在震荡市场环境下“抗压”的投资心态,还有扎实的行业研究储备及长期稳健的持仓习惯。

维新派高举教育救国大旗。康有为说:“欲任天下事,开中国之新世界,莫亟于教育。”梁启超说:“亡而存之,废而举之,愚而智之,弱而强之,条理万端,皆归本于学校。”

事实上,近年来监管层和基金公司积极宣传和践行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权益基金逐渐显现出长期超额收益能力,公募基金主动管理能力日益突出。

李端棻,无愧为教育救国“贵州现象“的铸魂者。

梁启超在《清光禄大夫礼部尚书李公墓志铭》中写道:“其言将行其人萎,功耶罪耶良史知”。穿越“教育救国”的历史画卷,我们才能理解从李端棻到蔡元培、张伯芩、陶行知、黄炎培……中国近代教育家群星璀璨的原因,才能触摸家族前仆后继投身教育的初心。

一、擎旗者:“教育救国”浪潮中被低估的李端棻

中国自古有尊师重教的传统。但教书育人的职业选择,只是理解近代教育的一个侧面;从民族复兴的百年历程回望,面对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瓜分豆剖、满目疮痍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教育成为一代知识分子眼中救亡图存的历史选择,李端棻挺立时代潮头,成为“教育救国”历史思潮的一代旗手。“教育救国”虽然潮起潮落,终未站在挽救国运的历史舞台中央,却开启了五四运动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也为今天复兴路上的“科教兴国”“教育强国”奠定了根基,涂抹了底色。

祖父李启艺先生放弃举人“学而优则仕”的道路,留学日本学习速成师范,学成后在贵阳一中任教,书写了贵州首批官费留学生“教育兴黔”的答卷。家父李家萃、家姐李声娥传承家风,一辈子默默耕耘,教书育人,“教育世家”的殊荣见证了几代人传承家风、献身教育的不懈追求。

开幕式上,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朱善璐、四川大学博士生导师陈廷湘、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忠文、贵州省社科院原副院长冯祖贻等专家学者,以及李端棻家族后人李声应等,分别做了主题报告,畅谈李端棻与北京大学的渊源,对中国近代教育的贡献及其主要教育思想等。

李端棻家族后人、贵州铝厂高级工程师李声应从擎旗者、铸魂者、播火者三个视角,深刻回顾了李端棻的生平和历史功绩。天眼新闻全文刊载李声应先生的发言全文,纪念先贤,以飨读者——

近一个时期以来,民进党当局挟洋自重,加紧与外部反华势力勾连,频频制造事端,大搞“台独”分裂活动,严重损害台湾人民福祉,严重危害两岸和平和台海局势稳定,严重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A股市场也呈现明显的结构性分化态势,新经济成长性行业大幅跑赢传统行业。其中,科技、医药、消费等板块涨幅明显,以银行、钢铁、煤炭为代表的传统行业几乎“原地踏步”。

一大批革命者、改良者选择献身教育救国。蔡元培说:“吾人苟切实从教育着手,未尝不可使吾国转危为安……昔普鲁士受拿破仑蹂躏时,大学教授菲希脱为数次爱国之演说,改良大学教育,卒有以救普之亡。而德意志统一之盛业,亦发端与此。”张伯苓说:“乃深深觉得,我国欲在现代世界求生存,全靠新式教育,创造一代新人,我乃决计献身于教育强国事业。”

围绕李端棻形成的教育救国的“贵州现象”,不是因利益而团聚,而是以精神和行动为感召。无论政治倾向如何,爱国救国、兴黔富民是共同底色,开民智、育新人、新国家是共同道路,变古法、改科举、学西方是改革共识。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代旗手,李端棻的教育思想没有僵化不前,尤其是百日维新的改良失败、回归乡里的教育实践,让李端棻教育救国的思想与时俱进。“国家公产非私产,政策群谋胜独谋”“君不堪尊民不卑,千年压制少人知。”《宓园诗存》记录了他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萌芽;“读书应分两途,一救时,二穷理。”《普通学说》记录了他教育思想的进步。“暮年乍拥皋比位,起点如何定课程”,课堂上回荡的政治法治经济伦理、地质理化生理博物,见证了李端棻的创新精神和爱国救国的时代勇气。

《剑桥中国晚清史》指出,奏请开设新学堂的人士中,最突出的是与康梁关系密切的朝廷命官李端棻的奏折。从1896年至1898年,教育改革之风席卷全国,最后体现在百日维新期间修改考试制度和建立全国的学校体系的全面努力中。可以说,1900年以后教育的根本改革和1905年科举制度的废除都是从1896年李端棻登高一呼而启航的。

李端棻家族后人李声应

在过去一年同类别排名第二的东方创新科技混合基金也有一套独有的投资方法论。东方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东方创新科技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蒋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季度市场整体表现较好,我们继续聚焦科技和制造两个方向,在相关领域寻找优质公司,力争获取长期回报。另外,在三季度继续对半导体和传媒板块的部分个股进行了减持,重点增持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和光伏产业链。”

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形势影响,A股市场经历多次起伏。从主要板块的涨幅来看,截至11月4日收盘,创业板指年内涨幅高达52.97%,表现最为突出;上证指数、深证成指、中小板指今年以来的涨幅分别为7.45%、30.95%、38.73%。

二、铸魂者:“教育救国”思潮中的“贵州现象”

1907年,李端棻的生命燃烧到尽头。这颗为教育救国而跳动的赤子之心,从贵州到北京,辗转一生,又回到养育他的家乡。

关键字: 主动权益基金

京师大学堂黔籍学生文凭

另外,诺德价值优势混合、华商鑫安灵活混合、招商医药健康产业等基金的前三季度收益率也超过90%,赚钱效应明显。包括上述基金在内,年内收益率超过50%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共计654只。

三、播火者:“教育救国”浪潮的余响与回响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从前三季度收益率来看,农银汇理基金赵诣管理的基金一直保持在一个较高的仓位水平,并在一季度因疫情冲击导致的“错杀”机会中,加仓了新能源行业的龙头,使得在疫情影响减弱之后获得了较好的收益。

广发高端制造基金基金经理孙迪和郑澄然则预计:“四季度影响市场的两大核心因素为宏观层面的流动性以及微观企业的盈利。从政策面来看,十四五规划将会是市场关注的重点,有望成为四季度投资的主旋律。”

在戊戌变法中,李端棻是政治改革的重要参与者,更是教育改革的旗手。他不仅作为礼部尚书、以“二品以上大臣言新政者一人而已”的身份推动教育改革,还以振聋发聩的纲领性文件《请推广学校折》彪炳史册。

前三季度收益率超100%

今年前三季度,有4只主动权益基金的收益率超100%。其中,收益率最高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为广发高端制造基金,前三季度收益率达111.06%,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9月份,基金经理为孙迪、郑澄然,是一只普通股票型基金。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该基金在第三季度新增了对化工、电子板块的配置。

李端棻首倡北京大学,严修创办南开大学,林绍年首开贵州、云南留学大门,贵州乡绅创办第一所公立师范学堂……在“教育救国”浪潮中,形成了独特的贵州现象,改变了贵州现代教育的落后面貌,在近代中国教育史上独树一帜。

“教育救国”思潮是以改良为特征、以教育为手段,希望从根本上改变国运的近代重要社会思潮之一。但是,当代学者对“教育救国”思潮的研究,无论是“三次浪潮说”(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五四运动),还是“四阶段说”(萌芽期、发展期、高潮期、转型期),都严重低估了李端棻的历史贡献。学者把戊戌变法时期称为“教育救国”思潮的勃兴期,聚焦康有为、梁启超、严复、张伯芩等改革人物的研究。根据《近三十年来教育救国研究述评》统计,从1979年至2012年,CNKI发表的重要“教育救国”人物研究83篇,李端棻的有关研究文章为零。

洋务派支持教育救国。张之洞说:“人皆知外洋之强于兵,而不知外洋之强强于学。”“非育才不能图存,非兴学不能育才。”

李端棻将维新派的教育改革从理念、呼告转化为改革蓝图,上升为国家意志。他的改革方略既体现了思想的先进性,和康梁精神相通、相互呼应;又展现了成熟的政治家、改革家的务实性。北京怎么改?地方怎么办?钱从哪儿来?存量的书院怎么处理?既缓和与保守派的分歧、富有弹性,又极具操作性,便于日后在全国上下铺开。

李端棻生前留下遗嘱,把省吃俭用的1千两白银捐给贵州通省公立中学作为办学经费,把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于教育。救国初衷不改,爱国精神永恒。

家族长辈李端棻先生被尊称为“中国近代教育之父”,他首倡的京师大学堂,参与创办的贵阳学院、贵阳一中,不仅改变了近代教育的格局和面貌,还泽被乡里,回响至今。

在此市场背景下,专业的机构投资者凭借着精选个股、控制仓位为投资者获得了十分可观的超额收益。

李端棻的奏折第一次系统全面地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开设新式学堂,并在京师、省城、州县自上而下构建分级教育机构的设想,奠定了近代国民教育体系的基础。奏折不仅得到光绪、慈禧太后的肯定,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等也正式批复推广,教育改革得以从士绅建议上升为国家号令。“百日维新”虽以失败告终,“兴学堂以广开民智”的教育改革却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从而拉开了“教育救国”的思想启蒙运动。

尽管过去的洋务派、维新派人士都提出过若干教育改革的思想和建议,但要么支离破碎,要么流于空谈,要么难以上达天听,没有形成全国性影响。

最早“睁眼看世界”的知识分子推崇教育救国。魏源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郑观应在《盛世危言》中大声疾呼:“教育为立国之本,国运之兴衰系之,国步之消长视之”。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Wind资讯梳理数据发现,今年前三季度,正常运行的2682只主动权益基金(包括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平衡混合型和灵活配置型,剔除今年以来成立的新基金,基金份额合并计算)平均收益率为35.63%,其中有2646只基金在此期间斩获了正收益,占比高达98.66%。仅36只主动权益基金前三季度收益为负。

作为“教育救国”思潮中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李端棻凭借深厚的政治威望、自觉的救国思考、成熟的改革方略,成为近代中国教育改革的总设计师,也成为“教育救国”思潮中当之无愧的旗手。

我们敦促印度有关媒体在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等重大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秉持正确立场,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为“台独”势力提供发声平台,避免发出错误信号。(完)

“救国之法厥为教育”。十九世纪中叶以来,面对汹涌澎湃的外部冲击,哪条道路能救中国?仁人志士开出的救国良方中,教育是提出最早、影响深远的一剂。

引人注意的是,在前三季度主动权益基金的收益率排行榜单中,有一位基金经理所管理的3只产品同时跻身前五。该基金经理是农银汇理基金的赵诣,其管理的农银工业4.0混合、农银研究精选混合和农银新能源主题混合3只基金,前三季度收益率分别高达106.3%、104.2%和103.07%。据记者了解,赵诣累计任职基金经理不到4年,目前管理4只基金产品,合计规模约为42.7亿元。

事实的确如此。进入2020年以来,A股市场充分演绎结构性震荡行情。在市场波动较大的背景下,无论是主动投资的股票型基金还是被动投资的指数型基金,均取得了可观的超额收益,释放了极大的赚钱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