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环案律师为何申请创纪录的国赔2234余万元

张玉环案律师罗金寿:为什么申请创纪录的国家赔偿2234余万元?谁会拿这笔钱?

9月2日上午,张玉环代理律师罗金寿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称,刚陪同张玉环在江西高院办完手续,以申请国家赔偿。

《Popping Battle》中玩家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获得最高的分数,一旦有人完成,即结束,计算分数。

如果张玉环获得国家赔偿金,谁会拿这笔钱呢?

罗金寿说,张玉环失去了27年的自由,家庭影响特别大,而且他的人生轨迹完全改变了,伤害是非常之大的,按照现在的标准往上稍微提高了一点,也是他自己的心理期望值。

罗金寿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1993年10月24日,江西进贤县两名儿童死亡, 26岁的张玉环被认定是“杀人嫌犯”。1995年1月26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无罪释放的张玉环为什么要申请创纪录的国家赔偿金额?

此前,有媒体计算,张玉环失去自由9778天,因此,根据2019每年我国职工日平均工资346.75元/天计算,张玉环可主张相应的赔偿金为3390521.50元(346.75元/天*)。同时,他还可以申请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前一金额35%的比例计算,金额为118万元,两项合计约457万元。

罗金寿表示,2234余万元如果能够申请成功,将创造国家赔偿的金额纪录,“当然,江西高院能不能给这么多呢?我们也不确定,看法院最后的决定。”

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曾公开表示,“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

此后,丹尼·海冯在接受总台记者采访时也对韦斯特的观点表示赞同。他说,对于中国,一些美国政客一直在颠倒黑白,奉行“双重标准”,但美国自己才存在严重的问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就是明证。

据张玉环递交的《国家赔偿申请书》,索赔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余万元、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及后续治疗费1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余万元、近27年来伸冤合理支出(家属申诉控告产生的交通费、通讯费、住宿费、资料费、误工费等)100万元,共计2234余万元。

20多年来,张玉环的哥哥张民强始终在为弟弟申诉,他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这笔钱怎么分呢?肯定是给他张玉环的,只要我没私心要这笔钱,家里没有人会争。我是肯定不会要一分钱的。”

张玉环此前称,二十多年来,母亲、兄弟、前妻、儿子等都为自己付出了很多,接下来会用更多的时间来弥补他们,未来拿到国家赔偿金后,会考虑给他们一些物质补偿。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罗金寿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赔偿金的分配可能是张玉环自己决定,至于律师费,目前还是援助,赔偿金到位之后,张玉环怎么做,“现在谈这个可能为时过早了”。

罗金寿认为,这种算法没有错,但这是最低标准。张玉环申请的2234万元赔偿金中,失去人身自由赔偿金是按照三倍的平均工资标准算,精神赔偿金是按100%计算。至于申请的100万元伸冤合理费用,罗金寿称,这是估算的,大致平均一年两三万块钱,20多年时间,大概100万元。

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张玉环故意杀人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予以释放。

在张玉环案件中,律师团队是免费援助,张民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家里没钱请律师,律师都是援助身份来帮助,没有诉讼费,“我们也承诺,案件胜诉后,国家的赔偿愿意全部转交给他,只求弟弟平安,但律师也说过肯定不会收这个钱。”

美国学者 丹尼·海冯:我认为美国的政治和经济系统,没有对疫情作出正确的反应,没有制定必要的限制措施和政策,去保护人们的生命。美国双重标准的例子有很多,尤其是华盛顿两党的高层,都宣称自己是“美国例外论”的仲裁者,是全球民主的仲裁者。但事实是,美国这些人所声称的,和人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在指责其它国家,比如中国的问题时,实际上这些问题在美国才更真实。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青蛙过河,一款很古老的游戏,不像现在的游戏一味打打杀杀,玩法是把球一层一层的向上跳,越高越高分。